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献资料 > 艺文诗赋 >  

追梦红旗渠

时间:2015-07-23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  这儿的山既有塞外那种巍峨连绵、重峦迭嶂、气势恢弘、莽莽苍苍的浑雄;也不缺江南那种奇峰耸翠、怪石飞瀑、云蒸霞蔚、四季多变的灵秀。不喜欢粉饰,也不喜欢遮掩,那大片裸露的岩石,像中原汉子宽厚的胸膛,坦坦荡荡、直面天空;那丹崖红石下漫山遍野五颜六色的山花,如山里少女常穿的手工织成的粗布长裙,自然而然,无拘无束,透着一种别样的俏丽。最令人叫绝的是那万仞峭壁上挂着的一道水渠,巨龙般蜿蜒自如游弋于悬崖之间,暖暖的春日里的阳光,斜斜的照在巍巍太行的山峦之上,朦胧的半空中似乎要时隐时现地泛起片片波光,那便是“人工天河”的韵味。
  其实五十年前你甫一诞生就迅速名扬四海了,平日脑海里也时常会自己勾画出你可能的模样,但真的来到你面前时,依然会感到惊诧,被你巨大的气场所裹挟,在你聚集的能量中浸润,让清澈的渠水把五脏六腑甚至灵魂都冲洗的干干净净。又仿佛陷入了梦境,如梦如痴,如痴如醉……
  我醉了,被红旗渠的传奇之水灌醉了。红旗渠通水时,人们都争相舀一瓢渠水,猛喝几口再细细的品味,在当年举办总干渠通水仪式的地方有座纪念馆。凝望着旱灾肆虐、大地干涸、人畜争水、颗粒无收的惨象的纪实图片让我难过地落泪;触摸着当年修渠用过的手推车、铁锹、钢钎、大锤等一件件简陋粗糙的实物让我动情地落泪;吟唱着记录片《红旗渠》的主题歌《定叫山河换新装》那铿锵豪迈的旋律让我激动地落泪;观看着多媒体、绘画、雕塑等现代艺术手法再现的十万大军战太行的场景让我震撼地落泪;那止不住的泪水一直流进了红旗渠纪念馆外边的分水苑里,和着奔涌的漳河水,流过被削平的1250个山头,凿通的211个隧洞,架设的152个渡槽,通过1条主干渠、3条干渠、10条分干渠、51条支渠、290条斗渠,绵延流动1500公里,流进了林州大地,也流进了我的血液里。
  我醉了,被红旗渠的美景陶醉了。一把锤、一支钎、一双手、一鼓气,不仅引来了漳河水,还造就了无与伦比的风景。进入已是4A级的风景区大门,拾级而上可直达半山腰的总干渠,气喘吁吁、汗流浃背之时,一阵微风吹来一团薄薄的云雾,恍然有种“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鸣”的意境。行走在红旗渠岸上,宛若穿行在云中画廊,渠随山势,景随步移,千姿百态,目不暇接:曙光洞、两半山、虎口崖、一线天……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鸣叫着在你眼前“显摆”一下,“扑”地一声又飞走了,偶尔会有山缝里细细的涌泉不经意间打湿你的衣衫,满山谷的鲜花争相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,氤氲着正在梦境中信步的游人。猛地听到“叮咣、叮咣”打钎的声音在山谷里回响,那是“铁姑娘”在进行打石钎表演,百纳的粗布鞋,蓝底红花的粗布衣,挺直的腰身,黑红的脸庞,抡起硕大的铁锤,准确的砸在钢钎上,“铁”味十足,见有游人欲试,便用宽厚的手背在本没有汗水的额头轻轻抹了一把,腼腆的莞尔一笑站在一边,“媚”味亦十足。你像当年舍己救人终身致残的“铁姑娘”队长李改云吗?忽地又响起一阵掌声,抬头上看,笔直的悬崖之上一勇士腰缠绳索在空中不断地变化姿势,做着各种除险动作,洒脱飘逸,惊险紧张,引起阵阵惊呼。你像当年勇挑重担九死一生的除险队长任羊成吗?蓝天之下、高山之间,“铁姑娘”打钎、“凌空除险”构成了美妙的画面,深深地印在了大山里。
  不由地想起3月27日王岐山同志来到红旗渠,他指着一株傲然挺立峭壁上的青翠树苗说:看,连石头缝里也能长出树,这多像太行山的执拗的性格!向前望去,青年洞口,“山碑”两个大字熠熠生辉。
  我醉了,被红旗渠散发的浓郁馥香熏醉了。这是一个属于红旗渠的地方。红旗渠干部学院坐落在林州城东北郊的一座小山上,依山就势,错落有致,小桥流水,绿茵如茵。脚下是林州城,遥对相望是一黛远山。傍晚时分,坐在学院的凳子上远眺,夕阳将那山脊映成了一条金线,直直的金线中间呈现出一个巨大的豁口,那是“鲁班豁”。传说因大山隔断了人们的交往,建筑之乡的人们请他们最崇拜的鲁班帮忙,鲁班就拿大斧将山砍出一个深深的豁口。夕阳依着豁口慢慢下沉,天空开始暗下来,仅剩豁口处仍然红红的一片,透过炫目的晚霞,依稀可以看到深山里的石板岩乡供销社的党员干部,为了给群众送物品,背扛扁担挑的翻越豁口的背影。而现在扁担的故事早已同红旗渠的故事水乳交融,合二为一了。
  渐渐的夜幕降临,鳞次栉比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,炫目耀眼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光,南来北往川流不息的各种车辆,不断变化动感十足的巨幅广告,林州的夜不再静寂,依然忙碌,只是不再为水而忙,它睡在红旗渠编织的水床上,睡得踏实舒坦。
  干部学院的李教辅,一个甚至有点瘦弱的女孩,一脸的微笑,说起红旗渠来如数家珍,快人快语,走起山路快步如飞,边走边讲大气不喘,连男子汉也自叹弗如,让人颇感意外。姚村镇冯家口村,村支部书记竟姓申,不姓冯,亦让人感到意外。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农村汉子,他怎样带领1200口人的小村庄实现年产值5.9亿元且10年来没有发生信访上诉案件的奇迹呢?说起他的村子,一样的如数家珍,快人快语:我是喝红旗渠水长大的,当了11年的支书,经验就一条,群众的事就是支部的事。大家听到外边的唢呐声了吧?那是村民在办丧事,给大家见个面后,我要去主持。村里最有头脸的人物不陪外地来客,却硬要去主持最晦气的葬礼,更让人感到意外。
  国家级红旗渠经济技术开发区里浪潮涌动,写有“自力更生,艰苦创业”的红旗渠精神的标语随处可见。林州重机、凤宝管业早已闻名全国,红旗渠广场位于市中,红旗渠大道直插太行,红旗渠品牌的产品包括水泥、食品、白酒、香烟等25类230种之多,“红旗渠”商标市值早已超十亿元,红旗渠文化已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内容……
  离开红旗渠已有几日,至今时常还会产生幻觉,沉沉的就进去了。夜夜拉着红旗渠的手有说不完的话,或是不断地问,面临太多的困难,县委书记杨贵为何还要执意修渠?或是不停地想,丈夫因修渠牺牲,毅然让13岁的儿子张买江继续上山修渠,这是一位怎样的母亲?有人说,梦都是自己想的,是心里的?亦还是梦里的?该留下的总会留下。
  (作者简介:席宏禹,男,53岁,现任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。作品曾获公安部金盾文化奖。不久前到河南省林州市实地参观红旗渠。 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